成人漫画有哪些,成人漫画有哪些图片,成人漫画有哪些视频,成人漫画有哪些下载

大侠请你也保重湛亮


大侠请你也保重湛亮

【本图书由完结TXT(我爱穿越) 为您整理更多好书请登录ok-txt.5566a.com】

  流水潺潺,蝉鸣鸟叫,迷雾绝谷下,本该清澈透底的溪水却飘来一股淡淡的血腥味,让溪畔的年轻女子不由得抬眸朝飘来血腥味的方向凝去,当不远处那蹲在溪边清洗身上血迹的身影映入眼帘时,她不自觉暗叹了口气,「唉......麻烦上门。

  溪畔,男人仿佛感受到女子的凝睇,抬头冲着她咧开明朗粲笑,怡然自得的挥手打招呼──

  「不好意思,我又来打扰了。

」  她想,人是不能乱救的,一错救成千古恨就是她的最佳写照吧。

  「一定要吃那些花吗?这些天我都吃到快‘面有花色’了,一两餐换换口味,改吃紫参果不成?」半躺在床上、满脸虬髯,只露出一双晶亮有神黑眸的男人不平抗议,此刻脸色苦到快滴出汁来。

  连瞧也未瞧他一眼,一盘盛满娇艳欲滴的鲜嫩洁白花朵直接送到男人面前,一名肌肤白皙、相貌平凡,只有那双特别乌黑清灵的眼眸出奇显眼的年轻姑娘──易无晴以着平静无波的嗓音淡淡开口──

  「你想气血逆冲,经脉爆裂而亡的话,那就吃紫参果吧。

」如果他想自寻死路,她不会阻止的。

  「呃......」一阵无言,满脸虬髯掩去真实面貌的男人──冉枫亭尴尬地摸摸挺直鼻梁干笑数声,立即见风转舵改变心意地击掌赞喝,「这花好。

我就喜欢吃这花,滋味美极了。

」话落,连忙塞了好几朵鲜嫩白花进嘴里,以示不假。

  淡觑一记,易无晴性情偏冷,好奇心向来不多,当下什么也没多问,只是静静的帮他拆下布条,为他胸前的剑伤换药。

  忆起两人的相识,也是因他在三年前受伤掉落谷底被她所救,并且从此之后,他每隔两三个月便会带着或轻或重的伤势来谷底「探望」自己,对于这段孽缘,她不由得深感头疼。

  唉......难道救人一回,从此就得负责一辈子吗?

  一边咬着花瓣,一边偷偷瞅着她面无表情,可手上动作却极为轻柔的为自己换药,冉枫亭可以感受到她冷淡神态下的细心温柔,当下心窝一暖,向来爽朗的脸庞突然敛去笑容,黝黑深邃的眼眸垂了下来,神色疲惫万分,缓缓开口──

  「无晴,我好累......」额头低垂轻靠在纤细肩膀上,他心知自己这样不对,却依然卑劣的渴望从她身上汲取无声却温暖的慰藉。

  任由他靠着自己,易无晴未发一语,只是静静地帮他上药,待缠好布条后,才扶着他躺下,柔细小手轻抚上他眼帘,淡淡道:「你累了,睡吧。

别多想,好好的睡吧......」

  感受到柔嫩掌心的微凉抚触,在淡然中隐带温柔的嗓音下,冉枫亭疲惫地合上眼,可嘴角却漾开一抹感动浅笑......

  睡吧。

他想,他是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觉了。

  

  几日后

  「你真不随我一起出去外头看看?」问着相识三年来,每回只要来「探望」她后,要离去前都会问的问题,冉枫亭如今已恢复惯有的神清气爽与朗笑,仿佛多日前的疲惫与黯然不曾存在过。

  摇摇头,易无晴同样给予相同的答案。

  早知她不会肯出谷去,冉枫亭并无失望之色,只是笑着要求,「以后回信可以不要那么简短吗?」

  看着他,易无晴头疼又起,再次觉得人是不能乱救的。

  唉......本以为三年前他被救起并且离去后,两人只是萍水相逢,再也不会有交集,谁知道两个月后,这男人再次出现在她眼前,并且带来两只信鸽,说什么放心不下她孤身一人独居幽谷,以后要多写信联络,让他知道她是否安好等等之类的话语。

  当然,她是不把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语放在心上,当他离开后,她就把两只信鸽放生了,结果......不到两日,其中一只信鸽飞了回来,并且带回他洋洋洒洒的一大张书信,让她除了无言外,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,当下索性就当作没这回事,照样过自己的日子。

  然而过了十天,另一只信鸽也飞了回来,带回另一封更加文情并茂的书信,一整篇字字辛酸血泪地讲述何谓「礼尚往来」与「家书抵万金」的道理,最后在信末还用红色朱砂写上「请回信」三个大字,就怕她看不见似的。

  唉......她是不懂自己和他素昧平生的,和「家书」究竟扯得上什么关系?但是既然他如此有心的特别用朱砂注明「请回信」提醒自己,她想她也不好意思再当作没看见,于是简简单单地在纸张背面提上「阅 安好」三个字,让信鸽原信送回去,从此,他的每封信,她的回覆永远是「阅 安好」。

  她想,「阅 安好」已经是她愿意给予回信的最大极限了。

  看她老半天不回答,冉枫亭不禁怪叫抗议,「你又不是皇帝老儿批奏章,写什么‘阅’啊?再说,我辛辛苦苦写了一大张,你却只用‘安好’两个字打发我?」

  「我没要你写。

」淡觑一眼,易无晴依旧冷淡。

  如此简单的五个字,当场堵得哇哇抗议的大胡子无话可回,老半天后,冉枫亭嘟嘟囔囔的妥协了。

「行了。

你喜欢‘阅 安好’就继续这样回信吧。

我也没逼你一定要和我一样嘛......」

成人漫画有哪些,  为什么热脸贴她的冷屁股贴了三年,他还是依然乐此不疲?虽说她曾救过自己,可从头至尾,她都表现得一副「不求回报,快快滚蛋」的态度,若他聪明识相些,早就从此一去不回头,和她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了,偏偏......偏偏他就是放心不下她一人独居荒野深谷。

  唉......该说是他热情好事的天性,忍不住擅自把她纳入自己的关心对象名单,还是......还是他卑鄙的想利用遗世独立、不可能泄漏秘密的她成为自己情绪的抒发处?也许两者都有吧。

  思及自己的卑劣,冉枫亭苦笑了下,心中却很确定往后自己依然还会持续与她通信、两三个月来瞧她一次。

  仿佛看透他辗转的心思,易无晴向来冷淡的神情突然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浅笑,将一只白玉瓶交给了他。

「胸口的伤记得敷药。

  看着手中药瓶,心底清楚眼前这姑娘虽然向来言语冷淡,可对自己的关心却是表现在细微的举止间,冉枫亭不禁笑了。

成人漫画有哪些,成人漫画有哪些图片,成人漫画有哪些视频,成人漫画有哪些下载

  「谢谢。

」慎重地将药瓶放进怀中,他知道她精研医术,送出手的药物皆有着惊人的疗效。

  轻应了声,抬头看看天色,易无晴提醒,「你该走了。

  「这么急着赶我走?好无情啊。

」捧着心口做出夸张哀痛样。

  这人戏班子出身的不成?

  面无表情看着这个满脸虬髯的男人,看到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地讪讪垂下手,易无晴这才冷冷出招。

「你就是太不正经了,你喜欢的姑娘才会不当你一回事。

  一击命中。

  遭受到严重内伤,险些喷出满口鲜血的冉枫亭,乱悲愤一把地瞪着眼前这个神色清冷的女子......

  呜......好阴险又凶恶的大绝招,不该把太多秘密告诉她的。

  

  三个月后

  北风萧萧,野草茫茫,西郊三十里外的小山坡上,两名男子互相对峙着,在一触即发的沉凝气氛中,一道激昂喝声骤然暴起──

  「姓君的,一决胜负吧。

」手持青焰刀直指对峙而立的男子,冉枫亭叫嚣挑战。

  然而他叫嚣归叫嚣,那个身材修长、面目俊秀、剑眉入鬓、眼神如电、浑身散发着冷峻气息的男子却连剑也没拔,露出懒得理会他的神色。

  「想比画,找别人吧。

我厌倦了你三天两头寻我麻烦了。

」幽然嗓音清清冷冷的,君默啸不想随他起舞。

  说实话,他不懂自己哪儿让这个大胡子看中眼了?虽说他们二人被江湖多事之人封为「刀剑双绝」,意指两人在刀剑上的造诣无人能出其右,但是这不代表刀和剑就必须互看不顺眼,非得分出个高下才行。

  偏偏这个大胡子不知是中了什么邪,这些年三天两头就来找他一较高下,死缠烂打非逼他出手,搞得他烦不胜烦。

  「不成。

」人家不肯打,冉枫亭还不答应,大声嚷嚷道:「今天我们非分出个高下不可。

」边吼,手上青焰刀还边甩出一轮森然刀影,大有「霸王硬上刀」的态势。

  闻言,君默啸奇怪询问:「我们有仇?」照这只顽固驴子这些年找自己拚命的次数,他怀疑自己可能不小心杀了人家老爹而不自知。

  「没有。

」大刀凶猛地挥了几下,冉枫亭断然否认。

  「那我就不懂你老是找我麻烦究竟是为了什么?」神态还是一贯的幽冷,君默啸剑眉微扬,要他给个理由。

  此话一出,冉枫亭脸皮瞬间涨红热烫,幸亏藉着满脸虬髯才掩去他突如其来的诡异窘态,只听那作贼心虚般的叫嚣声哇啦哇啦响起──

  「不管为了什么,痛快打一场就是了,拖拖拉拉的还是男人吗?简直像个娘们。

」打个架也这么多废话,一点都不干脆。

  娘们?这个大胡子说他像个娘们?

成人漫画有哪些,  幽深眸光一闪,君默啸脸色绷了起来,清冷嗓音顿显危险地轻轻荡开。

「你说谁像个娘们?」

  愣了愣,随即意识到自己无意中挑起这个冷冰冰男人的怒火,冉枫亭不由得兴奋不已,大手一举,闪着湛亮精芒的青焰刀直指对方,恶意挑衅大笑道:「娘们就在说你。

怎么?不高兴就来较量个几回合啊。

  「如你所愿。

」纵然是性情清冷的君默啸,亦难忍被奚落自己像个「娘们」,当下冷笑一声,修长大掌往腰间一抽,炽亮剑光骤然暴起,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朝对方疾射而去。

  「哈哈哈......来得好。

」正中下怀,冉枫亭不惊反笑,振奋不已地握紧手中宝刀,挺身迎上那道直逼而来的炽亮剑光。

  霎时,两条身影交缠不休,快得让人分不清谁是谁,只见到刀光剑影漫天飞舞,兵器交击的铿锵声以着惊人之速源源不绝响起,千百朵炫丽华美的刀芒剑花在金阳下闪烁耀动,甚是惊人炫目。

  就在精芒闪烁间,蓦地,两人同时抓到对方胸前露出的破绽,也同样毫不客气的抡刀持剑招呼过去──

  霎时,细微闷哼声不约而同逸出,两道热烫血瀑默契十足的同时喷出,在空中交织出一片艳红血幕,随即纠缠不清的身影终于分了开来,双双朝后飞摔而去,两人皆连退好几大步才勉强稳住身子,免去摔成狗吃屎那般的难看。

  忍着胸口疼痛,冉枫亭笑了起来。

「君大公子武艺依然精湛,咱们这回还是不分上下哪。

  「好说。

」捂着胸前伤口,感受到那股温热濡湿源源不绝溢出,君默啸脸色苍白地强撑着身子,可眼前却逐渐浮出黑雾。成人漫画有哪些,成人漫画有哪些图片,成人漫画有哪些视频,成人漫画有哪些下载

  不知他状况,以为这回又和两人先前无数次较量的结果一样,双方受伤后各自闪人疗伤去,满脸虬髯的人正要撂话定下下回的比武之约时,却惊见对方出乎意料的猛然跌坐在地。

  「喝。

」就算以前两人打得多激烈,也没见过他这般狼狈虚弱,冉枫亭不禁吓了一跳,不敢置信地脱口鬼叫,「君大公子,你今天怎么这么虚?」

  怪了。

这个冷冰冰的男人有多少本事,和他交手无数次的自己是最清楚不过,照说两人伤势应该差不了多少,没道理自己撑得住,他却病歪歪的倒地不起。

  冷汗涔涔地捂着伤口,君默啸努力撑起那已被黑雾笼罩的眼狠瞪着他,幽深眸底满是惊怒与指控,微颤着嗓音厉声逼问:「你......在刀上抹毒?」

  抹毒?他?

  冉枫亭愣了愣,随即意识到话中含义,当下飞快冲上前去检查他胸前伤势,果见其伤口已经发黑流出腥臭黑血,心中不由得倏然大惊,一张脸顿时铁青难看至极。

  该死。

他怎会中毒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「你......你使毒?」沾染着黑血的大掌猛然抓住他手腕,君默啸恨声又问,眼中透着满满的鄙夷之色。

  「我没有。

」咆哮愤怒否认,乍见他眼底的鄙夷,冉枫亭火大不已,只觉自己被污蔑了。

  娘的。

他向来以光明磊落、做人坦荡荡自傲,怎可能在与对手较量过招中使出这种下流手法?这真是太污辱他的人格了。

  「小人。

」不信否认言词,唾弃的吐出这两个侮辱人的字眼后,君默啸终于挡不住眼前黑雾的侵袭,意识不清的昏厥过去。

  小人?他竟然被骂是小人?

  简直不敢置信,冉枫亭狂怒叫嚣,「娘的。

老子非要你把这两个字吞回去不可。

」话落,飞快扛起昏迷之人,迅如流星般飞掠疾射而去。

  他奶奶的。

没把这家伙救醒,他不就一辈子背定「小人」这黑锅了吗?为了自己一世英名着想,还是快快救人去。

  

  啪啦啪啦啪啦......

  飞禽振翅声惊扰沉浸医书中的易无晴,抬眸凝目望去,就见一只信鸽安稳的停落在窗口上,「咕噜咕噜」的对她叫着。

  心知除了冉枫亭外,没有别人会飞鸽传信给她,当下起身来到窗口前取下信鸽脚上卷起的书信,预料这可能又是一封又臭又长的「家书」,不由得无奈轻叹口气地展信一瞧──

  中毒

成人漫画有哪些,  跪求医治

  请速速前来杭州冉家庄

  友 冉枫亭

  没有预料中的又臭又长,也没有如往常惯有的细碎话家常,只有短短几行字的急促,让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易无晴不禁愣了愣,随即柳眉轻蹙起来......

  中毒?是谁中毒了?他吗?照道理说,以她这些年在他身上下的功夫,应该不可能会中毒,可世事难料,她也不敢保证不会有例外。

  但若真是他,又怎有办法意识清醒的飞鸽传信向她求助?可若不是他,又会是谁让他如此的焦急?才短短几个字,便可看出他笔锋凌乱,失去以往龙飞凤舞的耀人风采,足见下笔时心中的焦躁。

  垂眸思量许久,她极不愿离开这深山幽谷,踏入那俗世红尘,可想到若真是冉枫亭中毒向她求援,却因她的「不愿」而因此身亡,那也不是她所乐见的,毕竟......他把她视为「家书」的一份子,也是这世上唯一无条件关心她的人了。

  思及此,易无晴不由得又叹了口气,这才取来笔墨在书信背面落下字迹娟秀的回覆──

  阅 启程

  易无晴

  

  杭州 冉家庄

  「表哥,你怎么可以把君公子伤成这样?太过分了......」

  舒适的客房内,纤细柔弱的天仙美人双目红润,盈泪欲滴的凝睇着床榻上中毒昏迷不醒的俊逸男子,随即幽怨目光转向一旁满脸虬髯的男人,哽咽嗓音有着浓浓的责怪。

  「呃......我、我们只是过招较量一下而已......」面对自小心仪的表妹,冉枫亭结巴解释,失去平日爽朗不拘的风采,反而显得极为放不开。

  「若只是寻常较量,怎么会让君公子受此严重的伤,且又昏迷这么久?」绝俗脸蛋满含责难,颜香芙对表哥极不谅解。

  「姓君的会昏迷这么久,是因为他中毒了,和胸前的刀伤没关系。

」急忙自我辩解,冉枫亭心中对君默啸真是又妒又羡。

  可恶。

表妹一颗心全在姓君的身上,实在......实在令人恨不得把那个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眼中钉给丢出庄,免得越看越郁闷。

  唉......是的。

他会动不动找姓君的麻烦,就是因为从小心仪的表妹在前些年偶然一次出游时,被地痞流氓给调戏了,刚好被路过的君默啸给解围,从此一颗芳心就此遗失,害他又恼又嫉妒。

成人漫画有哪些,成人漫画有哪些图片,成人漫画有哪些视频,成人漫画有哪些下载

  如今,他三天两头找姓君的较量比画,只不过是为了想向表妹证明自己比姓君的好,偏偏两人武艺各有千秋,谁也讨不了谁的好,每回较量总是不分轩轾,害他没得炫耀说嘴,心底呕得很。

  「君公子好端端的和你比试,又怎么会突然中毒?」红着眼眶怀疑质问,颜香芙只顾着自己心意,竟脱口道出伤人言语。

「表哥,你......你怎能因为我恋慕着君公子,就使出这种卑鄙手段。

  她清楚表哥喜欢着自己,但她倾心的对象是君公子啊。

表哥怎能因为这样就对君公子不利?这太让她伤心了。

  她怀疑是他下毒的?在她眼中,他冉枫亭是个如此不堪的人吗?

  看清她眼中的质疑,冉枫亭眸底闪过一丝涩意,可不知是天性使然,抑或是不愿被她察觉自己的心已受了伤,他竟然嘴角还维持着惯有的笑意,神色平稳解释道:「芙妹,毒不是我下的,否则我不会还多此一举把人带回来医治。

  「啊。

」轻呼一声,颜香芙这才想到确实是如此,当下微红着脸柔声致歉。

「表哥,是我误会了。

我是一时心急才会错怪你,你可别介意才好。

  「不会,芙妹你别多虑。

」笑了笑,冉枫亭好风度地摇了摇头,可不可否认,方才那一番言词确实让他受伤颇深,只是他向来舍不得怪罪她,也不会在她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在意与脆弱。

  「那就好。

」绽露出一朵迷人心魂的绝美笑靥,颜香芙向来很懂得如何善用自己的美貌来让人为她神魂颠倒。

  果然,男人贪色,乍见这绝美柔笑,冉枫亭登时心神荡漾,胡子底下的脸皮不禁发红热烫起来,早把方才受到的伤害给抛到九霄云外,霎时间全忘了个精光。

  似乎早知自己这一笑会将他给迷得团团转,颜香芙心下暗自满意,随即又满面忧愁叹气。

「君公子一直昏迷不醒,连杭州城内的名医也束手无策,只能用药暂时抑住毒性,这可怎么办才好?」

  「芙妹先别担心,我请了位精通医术的朋友前来,应该可以帮得上忙。

」笨拙安慰,冉枫亭算了算时日,心想易无晴差不多这些天就会来到。

成人漫画有哪些,  「表哥的朋友?」奇怪探问,颜香芙不曾听他提起过有个懂医术的友人。

  「是。

」点点头,提起易无晴,冉枫亭朗笑起来。

「算算日子,这两天应该会有消息才是......」

  正当他话才出口,一名丫鬟忽地急匆匆来到病房外禀报──

  「少庄主,您前些天吩咐会来拜访的贵客,现下正在大厅候着呢。

」  这就是他生长的地方啊——

  安坐在椅子上,易无晴轻啜了口下人奉上的热茶,不动声色的环顾有着浓浓江南精致典雅风格的建筑与摆设,心中有些微诧异。

  打从与冉枫亭相识的那天起,从其衣衫穿着隐约可看出他必然有着一定的家世背景,可如今亲临冉家拜访,才更觉惊人。

  打从大门进来,一路上水石亭台、厅堂阁楼、花墙游廊、小桥曲径等精致园景尽入眼底,虽然没有雕梁画栋的夸张奢华,却有着细致婉约的精巧,只要是明眼人皆可看出其风韵与不凡,除了隐隐展露出主人家的绝俗品味外,更可以明白若无雄厚家产,断不可能造出如此美丽园林。

  原来,她认识了个腰缠万贯、家世不凡的名门子弟呢!

  乌黑清亮眼眸闪过一丝兴味光彩,易无晴心下暗忖的同时,一道爽朗热情的熟悉男嗓蓦然响起!!

  「无晴,你真来了!」快步来到大厅,果见那抹沉静身影安坐在椅子上,冉枫亭欢喜地飞快迎上。

  「嗯。

」如往常般淡然的轻应一声,易无晴放下茶杯,起身注视着笑容满面的男子,一颗心终于稍安下来。

  很好!中毒的不是他。

  「表哥,这位是?」尾随而来的颜香芙奇怪询问,不懂他为何对这个粗衫布裙、相貌平凡的姑娘态度如此热络。

  说到底,冉家庄除了富甲一方外,同时也是武林颇负盛名的世家,虽然数代香火单传,但每代的当家主事者皆是能力卓越之辈,不但不因家族人丁稀少而日渐衰落,反而因家产经营得当,代代精进武艺,而一直在江湖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  表哥身为冉家庄少庄主,身分地位自是不同,实在毋需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平凡女于如此热切。

  心下暗忖,颜香芙虽父母双亡,自小投靠姨娘,但冉家待她如亲生女儿,无论吃的、穿的、用的皆给予最好的,就宛如是这家真正的大小姐般,生活极为优渥,从没吃过苦,加上仗着冉枫亭打小宠她、疼惜她,是以丝毫没有自觉自己真正身分也只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小孤女,养成了看上下看下、带着点骄纵傲气的性情,对易无晴的寒伧打扮也有着瞧不起。

  听闻询问,冉飒亭笑着连忙替两位姑娘介绍。

「芙妹,这位是我的明友,易无晴,无晴,她是我表妹,颜香芙。

  表妹?

  眸光微闪,易无晴若有所思地瞟了冉枫亭一记,得到他尴尬的窘迫眼神无声求饶后,这才神色不波的转移目光回到颜香芙脸上,清冷的性情让她挤不出平易近人的笑容,只能淡然点头致意——

  「颜姑娘好。

」打过招呼了。

  「易姑娘好。

」强挤出笑,颜香芙也没多热络。成人漫画有哪些,成人漫画有哪些图片,成人漫画有哪些视频,成人漫画有哪些下载

  女人天生的灵敏直觉,只要一眼就清楚知道对方能不能和自己成为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。

很显然的,易无晴和颜香芙两人不是同路人,而且彼此心底也都很明气]。

  一旁,冉枫亭可不知两名姑娘已经无声「达成共识」,还迳自热络笑道:「我想你们应该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。

  不置可否,见他平安无事,易无晴神色冷淡道:「既然中毒的不是你,那我就告辞了。

」话落,转身欲走。

  「无晴,慢着!」忙不迭拦住人,冉枫亭急叫道:「中毒的人尚还昏迷未醒,可否烦劳你去瞧瞧?」

  神色清冷,易无晴果如其名般无情。

「为何我要去?」她原本怕中毒的人是冉枫亭,这才会出谷前来,如今既然知道事实并非如此,自己也就没必要多管闲事了,不是吗?

  「呃——」冉枫亭没料到她千里迢迢而来,待了不到盏茶时刻,至毫不留情就要离去,当下不禁有些傻眼。

  「表哥,你说精研医术,能帮君公子解毒的朋友,就是易姑娘吗?」从两人交谈中听出了些端倪,颜香芙连忙询问,可眼中满是不信。

  怎么可能?这个叫易无晴的姑娘既寒伧又平凡,看起来连杭州城内那些名医都不如,怎可能有本事帮君公子解毒?

  「就是她!毫不犹豫点头,冉枫亭清楚易无晴的医术绝对不比江湖上所谓的神医来得差。

成人漫画有哪些,  得到肯定答案,颜香芙更是惊疑,倒是身为当事人的易无晴依旧一脸波澜不兴,乌沉眼眸直勾勾凝着冉枫亭——

  「让开!」她想回谷了。

 

首页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